挥泪!好未来K9全员告别会结束,2万多老师将于年底前全部离职

发布日期: 2021-12-24  浏览次数: 434
裁员两万人?12月22日上午10点,好未来举办了一场线上告别会,超2万名员工参加。

这是一场好未来的内部会议。41岁的好未来创始人、CEO张邦鑫也出现在了画面里,他说:感谢每一位认真坚持到秋季课结束的伙伴。

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客服也称,今天的告别会只针对离职老师。“付光老师代表培优,庆逊老师代表网校,邦鑫老师代表好未来,跟大家做最后告别。”公开资料显示,付光全名杨付光,是第一批学而思教务人员,后来晋升为学而思培优总校长。而庆逊全名刘庆逊,系学而思网校总经理。一位参会老师观察到,杨付光在讲话的时候要哭了。

在这种伤感悲情的气氛烘托下,一则“好未来2万名中小学教培老师将全体离职”,甚至“好未来将解散关闭”的消息在网上流传。

这不是突然的决定,好未来在今年11月就宣布,将在2021年12月31日停止K9(小学和初中)业务,今日的告别会早在那个时候已经注定。一位今年9月初被裁员的好未来员工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他离开时,好未来还有超过5万名员工,好未来总裁白云峰也在这个时间段离职了。而据《财经天下》周刊获悉,好未来现在还有超过4万名员工。

好未来此前已经在对这些老师们制定出安置计划。从各老师在社交媒体晒出的好未来邮件显示,12月20日起,好未来同招聘机构一起推出“好未来转身陪伴计划”,项目包含了职业性格测评、职业转型辅导课程(含工具包)以及空中双选会等服务,旨在帮助大家接触更多职业机会。

在双减的大背景下,K9教培机构已经没有了出路,要么裁员,要么转为非营利性机构。根据有关部门的规定,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举办者不得取得办学收益,学校的办学结余全部用于办学。也就是说,培训机构依然可以存在,但没有办法赚钱了。

这种转变将是一个沉重打击。一位好未来的前员工透露,“以前都是学而思这只现金牛养着整个集团”。

而据北京商报报道,好未来表示内部会议解读成“告别会”是误会,“今天主要是一个感谢大会,好未来内部的老师只教到12月31日,之后会去非营利性机构。”而这些去非营利性机构的老师都拿到了好未来N+1的补偿。

但令人疑惑的是,根据今日在网上流传的一张内部截图显示,“好未来转型的非营利机构未能通过审批”,“从明年开始,学而思不会再有任何学科类机构课程”。而12月13日,北京审批了5家中小学线上学科培训非营利机构,包括了新东方、猿辅导和作业帮,也确实没有看到好未来的身影。

《财经天下》周刊就K9老师是否流向非营利机构的问题咨询了好未来的公关,对方尚未回复。

“双减”前后

在告别会前一天,好未来刚刚对外官宣了旗下名为“美校”的To B业务品牌,该品牌旨在为教育行业提供完整的直播、教研、AI系统解决方案。

这是继剥离K12业务之后,好未来披露的几个转型方向之一。

今年7月24日“双减”文件正式落地后,各大教育机构遭受重击,将沉默、收缩、转型作为一致主旋律,探索各种可以让公司继续赚钱,至少是活下来的途径。

准确地讲,从人心动荡的6月份起,各种消息就开始一点点向外渗透。具体到好未来,可以理出一条清晰的时间线。

6月24日,好未来旗下少儿英语品牌“励步英语”正式更名为“励步”,推出线下学习空间励步儿童成长中心,以及系列素质教育新产品,包括英文戏剧、口才、美育、书法、益智、棋道等。

7月13日,好未来上线托管品牌“彼芯”,以开设线下课后成长中心为主要业务模式,面向小学生提供放学接送、餐食、课内作业、自主提升等服务。

9月1日,好未来旗下学而思培优宣布正式推出素质教育品牌学而思素养中心,素养产品内容涵盖科学、编程、益智、故事、口才、传统文化、美育、围棋等模块。

7月7日,好未来正式对外披露成人教育品牌“轻舟”,旗下拥有轻舟考研帮、轻舟考满分和轻舟留学三个子品牌,覆盖考研、语培、留学等三个领域。

7月24日,“双减”落地,好未来美股当天股价下挫70.76%,市值降至38.69亿美元,较年初最高峰时期超过500亿美元的市值直接蒸发超过90%。

7月27日,张邦鑫在公司中高层双月会直播中,向好未来员工正式明确了大裁员的到来,“公司不会倒掉,裁员是肯定会裁员的,没有需求的业务肯定会被关掉,相应业务上的员工能内部转岗就先转岗,不能转岗的,公司也会按照国家法律给予赔偿。”

10月27日,《2021胡润百富榜》出炉,其中教育行业财富大缩水。相比俞敏洪、陈向东,张邦鑫降幅最大,下降94%(近900亿)至57亿元。

11月13日,好未来宣布将在年底终止小学、初中的学科培训,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将于2021年12月31日截止。在此之前,将保质保量完成用户已报名的此类课程服务。张邦鑫同时发布内部信表示,告别K9学科业务后,2-18岁的人群依然是我们主要服务的用户。

张邦鑫内部信截图

11月30日,好未来集团开放平台事业部总裁、前CTO黄琰被证实已离职,即将投身创业。他于2016年10月出任好未来CTO,2020年5月卸任好未来CTO一职,作为好未来开放平台事业部总裁继续负责相关业务。

而根据“双减”及配套文件要求,2021年底前,包括线上及线下,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机构须完成非营利性登记。线上机构需重新审批,获得办学许可证及相关证照前,应暂停招生及收费行为。

这意味着好未来失去学科培训这项对集团而言至关重要的收入来源。好未来2021财年总营收44.96亿美元,90%以上的营收来自中小学教育培训业务。财报中也特别指出,集团通过与中国学生个人的辅导服务产生几乎所有收入。

不仅是好未来,2021财年新东方在线K12业务占公司总体业务占比也达到55%,但是把好未来的断臂程度拿过来一比,新东方显得小巫见大巫。

多位好未来在职及离职员工曾《财经天下》周刊描述道,张邦鑫内心一直持有一颗教育初心,他行事较为低调,日常穿着也十分朴素,外界对他的风评一向不错。只是袭卷而来的K12教培大潮,将他裹挟进来,不得不迅速扩张,向变形的获客、宣传靠拢。

至于向学科之外的业务转型试验,非学而思短时间内可以迅速达到理想状态。一位该业务部门的离职员工称,拿成人教育说,轻舟品牌是2020年年终整合起来的,因为一直不盈利,所以一直不受重视,“综合来看,公司更偏向于转向素质教育,因为职业教育此前缺乏基础,且目前还太不成体系,存在未知数。”

一位与张邦鑫相识多年的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将告别会弄得如此感伤,这或许是他退休的前兆。他这些年也很疲惫了,最大的梦想就是回归家庭。

教培时代真的要结束了

好未来的创始人张邦鑫是80后,比新东方俞敏洪小了18岁,但和俞敏洪一样,两人都出身于农民家庭。2002年,张邦鑫从四川大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硕博连读。

北大学生有办培训班的传统。除了俞敏洪和张邦鑫,中公教育的李永新和大力教育陈林都毕业于北大。2003年,互联网浪潮已经席卷全球,张邦鑫对此非常痴迷,还在北大读研究生的他,一边做家教,一边做个人网站。

他最早做了一个数学论坛,团结了一批“乐于助人”的小伙伴在线免费解答难题。论坛和网站也在非典期间火了起来。非典过后,张邦鑫和小伙伴们才开始设立线下班,第一批线下班学生基本来自于他的家教学生和一些在论坛上问问题的学生。

非典过后,张邦鑫和同学曹允东在亲友的赞助下,创办了培训学校(2005年才叫学而思,2013年改名为好未来)。当时才20多岁的张邦鑫站在海淀一间昏暗的办公室里,对着员工慷慨激昂地说:“我们要做中小学教育培训的第一名!我们一定能做到!”

事实上,他也做到了。2010年,学而思成为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教育企业,30岁的张邦鑫也成为当时美国纽交所最年轻的敲钟人。2017年7月,创办14年的好未来,市值首次超过已经创办24年的新东方。也是这一年,张邦鑫以144亿元的财富超越俞敏洪,成为中国教育行业首富。

图源:视觉中国

好未来能崛起,除了教培行业本身蓬勃发展、需求旺盛之外,也与张邦鑫重视教研有关。张邦鑫分享过一个故事,他曾给一个军队大院的孩子做家教,这个学生连续三次数学考试都得了100分,孩子父亲非常满意,还把他推荐给很多单位的同事。

好未来在学生中有着良好的口碑,尤其是奥数更是王牌,甚至学而思一度是中小学教培的代名词。2004年,学而思的200名学员中有42人考取了人大附中实验班,95%的学员进入重点中学。如此夸张的升学率让众多家长趋之若鹜。

新东方和好未来越成功,社会和家长对教育内卷的质疑就越来越严重。2016年,央媒一篇《疯狂的学而思,疯狂的校外培训》的调查文章引起了很大反响,这篇文章揭露了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新生报名全靠“抢”,好老师也靠“抢”,成群的家长前一晚守候在教学点门口。而学而思这些教培机构,被认为是家长内卷和焦虑的重要推手。

尽管后来大家把重心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除了好未来和新东方,猿辅导、作业帮、高途这些原本就起源于线上的机构,也开始快速扩张,整个教培行业依然展现出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新冠肺炎疫情的到来,甚至都没有影响到头部的教培机构,好未来和新东方不仅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反而因为需求增加迅速扩张。2020年7月底,好未来的股价创下历史新高,总市值超过470亿美元。

然而,好未来最终盛极而衰。双减风暴将这一切都化为乌有,好未来的市值已经跌到了20多亿美元,K9业务全部停止。2021年11月4日,同样遭遇双减风暴的俞敏洪将8万套崭新的桌椅捐给了乡村学校,然后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动态:教培时代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