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精萃
杭州女童被租客带走事件,女童章小欣的生命课,太沉重
发布日期:2019-7-14    点击次数:2293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13日,备受关注的“杭州女童被租客带走”事件有了重大进展。

16点09分,@象山发布在官微发布了相关消息:

杭州女童章子欣在象山失联后,各级政府高度重视,组织公安、渔政、爵溪街道等相关部门及民间救援队等500余人,连日不断在失联周边及附近海域进行拉网式搜寻。7月13日中午12时30分许,在象山石浦海域(东经121度59分、北纬29度12分)海面上发现一具尸体。目前,尸体已被打捞上岸,衣着、体貌特征疑似失联女童。警方已通知家属来象辨认,并将通过相关手段进一步确认身份,查明死因。

7月13日21时30分,象山警方在线发布通报,确认今日发现的遗体为章子欣。

失联6天,等到的终究是大家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

此前,网友们根据已知的公开信息,进行了大量的猜测和分析,试图找出两位租客的犯罪动机,以及分析小女孩可能的去向。其中,热度最高的关于宗教组织的猜测暂时已被排除。

据央广网记者报道称,警方正在调查梁某华和谢某芳二人生前的基本情况。淳安县公安局副局长余小阳透露,目前基本确定二人跟网上流传的宗教组织没有关系,他们计划明天对外公布初步的调查结果。

在此次案件中,两位租客的离奇自杀和诡异行为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一方面正因如此才吸引了大量的关注,另一方面也导致自杀者的动机成为了众所寻求的“案件真相”,甚至出现不少越来越猎奇的讨论。

但抛开这些来看,这本质上仍是一个留守儿童的诱拐案件。只是它的特殊性在于,拐卖者并不只是单独和儿童发生关联,而是涉及到了第三方的亲属,才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我们还需要看到的是,在这个独特的个例背后,还有许多类似的事件曾经发生过,甚至在发生,它们没有离奇的情节,没有获得这么高的关注度。但对一个家庭的伤害和社会潜在的危害,是真实存在的。

中国留守儿童数量众多,远离父母的保护。据全国妇联统计留守儿童调查报告显示,2010年全国有农村留守儿童6102.55万,占全国儿童总数的21.88%。46.74%农村留守儿童的父母都外出,在这些孩子中,与祖父母一起居住的比例最高,占32.67%。

所有隔代照顾留守儿童的祖父母,平均年龄为59.2岁,56%的年龄在60岁以下,绝大部分在50-59岁之间,甚至有12%的祖父母年龄在50岁以下。但是,隔代照料农村留守儿童的祖父母的受教育程度很低,绝大部分为小学文化程度,甚至有8%的祖父和25%的祖母未上过学。由于受教育水平的限制,祖父母在抚养和教育留守儿童时面临诸多的困难和挑战。

还需要注意到的是,单独居住的留守儿童占所有留守儿童的3.37%,虽然这个比例不大,但由于农村留守儿童基数大,由此对应的单独居住的农村留守儿童高达205.7万。

这些没有被父母在身边保护的留守儿童,仅靠老人和其他亲戚看护,存在着被拐卖的巨大隐患和缺口。

在跟随两名租客外出的过程中,一路上小女孩并未求助。在多名目击者的描述里,子欣一直没有异常表现,三人气氛融洽,看起来有时甚至像是一家人。

7月4日,章子欣奶奶在中午和晚上与孙女通过电话,她说,当时孙女说玩得很开心,让奶奶不要操心。7月5日,章子欣再次跟家人通过几次电话,依旧称吃住都挺好。7月7日,章军听到女儿失联之后最后的声音,女儿说自己在象山北(音),他回忆,女儿情绪稳定,并没有异常,只是难掩失落。

女孩失联当天,两名租客未按约定把章子欣送回家,而是打网约车从宁波老外滩到长城风景区。这名网约车司机被找到后,司机称自己在车上听到女孩父亲跟租客的微信语音,当时章父对租客说,你再不把孩子送回来,我就要报警了。女孩章子欣这时也对他们说:我想快点回家。章军说,在和自己的最后一通电话里,子欣只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我问你们在哪里,她说在象山。第二句是,我(今天)回不来了。”

两个租客获得的从不只是小女孩爷爷奶奶的信任。

我们不得不思考,父母的缺失会让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乏一定安全感和关爱,导致他们的心理防线较为脆弱,相应的防范意识较为薄弱。而照顾孩子的老人与年轻人相比,监护意识和能力都存在欠缺,外围的亲属防范机制往往会因此出现问题。

9岁小女孩的生命,这是一堂代价太过沉重的安全课,我们在不放弃等待真相的同时,一定要好好保护我们的孩子,否则等到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相关阅读